返回

大道庄下部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二(第1/2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又走了不到二十米,前面通道变窄,灯光里可以看见从那里面冒出团团雾气来,雾气不断顺着洞顶漫出来又钻进了周围的缝隙里,消失不见了。在四周黑黢黢的洞里看起来,这场景显得有点阴森诡异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金小刚突然喊了声“小心!”,喊完后,就见金小刚的身体向前扑倒在地。前面突然发生的事,震惊了后面的人,紧跟其后的田大雨紧走几步,俯身要扶金小刚时,也闷哼一声,倒在金小刚身上。吴青见前面两人都倒地不起,急忙强刹住冲向前的身子,还不忘回头向张常明喊了一声“别过来!”之后,慢慢靠近金小刚和田大雨。

    前面发生的事,张常明看在眼里急在心上,先有金小刚的“小心!”,后有吴青的“别过来!”,也不知有什么危险,无奈之下,只好和吴青保持着三米的距离,一点点往前蹭。就在张常明心中急躁,又不敢快走时,更诡异的一幕发生了,见吴青在离金小刚和田大雨只有半步了,吴青居然没有去看金小刚和田大雨,而是慢慢蹲下,盘坐,闭目,掐诀,打起坐来。

    张常明的第一感觉是,吴青也中招了,他现在只能运功自保,顾不上金小刚和田大雨,那么,自己上去也是白送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怎么办?”张常明正抓耳挠腮、咬牙跺脚,不知该怎么做时,黑暗中,狗狗绿光闪烁的小眼睛在眼前晃过。张常明心一横,拍拍狗狗的脑袋,指着洞里狠狠地说:“狗狗,快去,不管什么鬼祟,咬!咬!咬它!”

    狗狗似乎知道当前的困境似的,好像憋闷了很久终于等来了主人的指令,一低头,眼睛瞪大,两耳贴头,尾巴伸直,撒开四条腿,擦着吴青身边,踩在金小刚和田大雨身上,窜进洞的深处。

    张常明举起手电,想看清洞里的情况,却只看到湿冷滴水的石壁。没有想象中撕咬呼喊的声音,洞里深处传来狗狗几声“嗷嗷”的叫声,似乎有种狗狗很舒服、很享受的感觉。

    狗狗又“嗷嗷”叫过几声之后,张常明看见趴在地上的金小刚和田大雨,打坐的吴青都开始活动身体了,好像有要站起来的意思,张常明急忙赶上前把三人扶起来,靠在石壁上坐着休息。金小刚、田大雨和吴青三人虚脱一样,脸色惨白,张嘴大喘着气,微睁双眼,无力的靠在洞壁上,任由石壁上滴落的水珠在脸上、身上流淌。

    张常明给三人喂了点水喝,又过了一刻钟,吴青才费力的断断续续说:“把我们……弄到那……水沟那边……叫回狗狗……”

    张常明把金小刚、田大雨和吴青三人背到水沟的那边,还是让他们背靠着洞壁休息,自己又回来对着洞里大喊:“狗狗!狗狗!回来!回家了!”

    洞里又传来狗狗 “嗷嗷”的几声叫后,就见狗狗摇着尾巴跑出来,围着张常明转了一圈后,头和脖子开始在张常明身上用力蹭来蹭去。张常明借着灯光把狗狗身上仔细查看了一遍,没有发现伤痕,也没有打斗的痕迹,只是挂在脖子上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的玉瑗发热烫手。张常明取下玉瑗,扔在水里降降温后,又戴回到狗狗脖子上。

    再回到金小刚、田大雨和吴青三人这边,他们的脸色不再惨白,稍稍有了些血色,看来体力正在恢复。
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?怎么样?”张常明挨个儿问金小刚、田大雨和吴青三人。

    金小刚和田大雨只是低垂着头不说话,吴青有气无力地说:“里面凶险,不要过这条水沟……看来我们三个自己是回不去了,你拿对讲机顺绳子往回走,找到有信号的地方,让外面的人下来把我们弄出去。”

    张常明拍拍狗狗的屁股,让它坐在这儿陪着吴青,自己拿着对讲机顺着主绳边往回走边叫着:“师父!师父!出事儿了!”

    走了二十多米,对讲机里传出的声音才清晰起来,唐不漏在问: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儿了?安全吗?”

    张常明听见师父唐不漏的声音,带着哭腔说:“师父,他们三个都受伤了,不能动了,吴师伯还能说话。你快下来呀!”

    唐不漏急急地问:“别哭!出什么事儿了?慢点说,现在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“吴青能说话?他俩呢?”陈庄主和何仙姑也在旁边着急的问,

    张常明深吸几口气,稳稳情绪,说:“师父,他们三个在前面,金师叔和田师叔突然摔倒,吴师伯要救他们,没走几步就坐下打坐,狗狗冲进去才好点儿,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。现在,我把他们背到安全地方了,他们三个都动不了,你们快下来救他们吧!……那边信号不好,我得回去看着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急!你们还需要什么吗?”唐不漏问。

    张常明想了想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