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道庄下部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三(第1/2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一切都准备好后,张常明拍拍狗狗的头,指着水沟那边正在冒着白气的黑洞深处说:“狗狗,到你表演的时间了,去玩儿一会儿就好啊。去!快去!快去快回!”

    狗狗立即撒着欢儿跑开,穿过水沟,溅起一串儿水花儿,一道白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冒着白气的狭窄洞口里。

    狗狗第一次进洞是出于无奈,张常明实在是不愿意让狗狗第二次冒险进洞。狗狗进去后,一阵安静,出奇的安静。没有狗叫声,没有说话声,几个人谁也没说话,静静的等了十分钟,对张常明来说犹如煎熬了十年。

    何仙姑在紧张的脸色泛青的张常明耳边轻轻说:“好了,时间够了,叫它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张常明如梦初醒一般,立即大喊:“狗狗,狗狗,回来吧!”喊着喊着,不自觉地走到了水沟边,踩入水中。

    “常明,常明,别过去!”吴青在身后提醒。

    “狗狗,狗狗,快回来呀!”张常明站在水里又接连喊了几声。

    还是安静。突然,黝黑的洞穴深处亮点闪动,不大一会儿,两道雪白的亮光刺破黑暗,从狭窄的洞口射出,狗狗如剑一般直射过来。

    张常明抱住冲过水沟,大张着嘴呼呼喘气的狗狗,摸摸狗狗的头,打开自己的水壶,往滴着白色粘液的狗嘴里倒了几口水后,摘下狗狗脖子上的玉瑗,递给唐不漏,说:“浸过水了,还有点儿热。”

    唐不漏伸手摸了摸玉瑗,点点头没说话。张常明拆下了狗狗身上的装备,仔细检查一遍,还是没有发现任何受伤的迹象,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六人一狗又休息了一个小时,吃了点东西后,吴青能够强撑着走动了,金小刚和田大雨也能扶着墙走两步了,水壶里也接满了洞壁上的滴水,几个人商量着如何出去。

    唐不漏又点了一遍身边的物品,说:“能扔的全留在这儿。何仙姑和我在前面拽绳子,把大金刚和田大雨绑绳子上拽着,还按金小刚、田大雨、吴青、张常明的顺序走,能走吗?”

    吴青摇摇头,苦笑一下,说:“我能勉强走,向上攀岩肯定是不行了。大金刚和田大雨怕是拽着也走不动。”

    “这儿是大道庄地基的最下层,咱们能不能从侧面拆出个洞来,直接通到外面水面上,就能出去了。”张常明想着弯弯曲曲盘绕而下的洞,想了个主意。

    “唉,你想的美。这缝隙是地震造成的,咱们几个才有多大劲儿,能拆动它?你拆几块石头试试?”何仙姑给张常明泼了盆冷水。

    吴青说:“还是得从下来时的那个洞口儿出去,这条路应该是所有裂缝里最宽的,想拆出条路来,短时间内不可能完成。要不这样吧,咱们尽量往上走,能走到哪儿算哪儿,实在走不动了你们三个先回去,休息好了再下来,给我们仨留下些吃食就行。”

    唐不漏沉思一会儿后说:“下来时我注意观察了,通道都很狭窄,只有这儿还能躺下你们三个,安全起见,你们三个最好不要分开,在一起还能互相有个照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应。”

    何仙姑想了一会儿说:“实在没太好的办法,就只能在这儿原地休整了。”何仙姑看看张常明和唐不漏,接着说:“咱们三个人轮流在这儿守护他们仨,五个小时换一班儿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商量来商量去,再也想不出别的好办法,也只好按照何仙姑的办,唐不漏值第一班,何仙姑值第二班,张常明值第三班。狗狗现在是护法的主力,只能留在洞里了。

    何仙姑和张常明艰难的爬上地面时,天已经全黑了,陈庄主还焦急的等在洞口。听了张常明的讲述,陈庄主先是皱着眉低头不语,思考了好一会儿后才抬起头,一脸凝重。陈庄主安排张常明去找些隔水的油布,干净被褥和衣物给里面送进去,就和何仙姑讨论起应该用什么药物来。

    张常明按陈庄主的吩咐,找齐了油布、被褥和衣物等东西,捆了三大包,用绳子串成一串儿,拖进洞里。虽然大多是下降通道还不算太费力,也用了一个半小时才回到四人一狗呆的地方。

    看看四个人都在打坐调息,张常明对唐不漏说:“师父,我也没力气回去了,就在这儿守着吧。您上去和陈庄主还能商量出个办法……这些灯也该充电了,您也拿上去充充电吧。”

    唐不漏走后,张常明叫起吴青、金小刚和田大雨三人,换了干净衣服,铺好油布被褥,就各自躺倒休息。

    张常明是真的累了,反正有狗狗守护,也顾不上危险与否,心里一放松就踏踏实实地睡着了。

  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