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道庄下部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十四(第1/2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太子说:“这样吧,我在几个研究所挂了名儿,给你个特聘顾问怎么样?”不等张常明推辞,太子说:“你不用去坐班儿也不用按期提交论文什么的,只需要回答问题就行……再就是蕊蕊这儿的事儿要管一管,以后来北都市的时候都要住在蕊蕊这儿……薪金嘛,给你……一个整数,一万一月。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常明还没答应,黄蕊蕊急忙扯着他的袖子说:“快答应吧!多好的条件呀,快答应,我的难题也能解决啦!答应了,啊,我这就草拟个协议。”

    太子把聘张常明的事儿和给黄蕊蕊投资的事儿搅和在一起,黄蕊蕊见自己的难题解决有望,一再催促张常明答应。

    张常明仔细想想,不用坐班儿也不受管束,怎么回答问题那就由着自己了。这样也好,不算介入世俗斗争,又可以有一份收入解决一下现实生活问题。

    “好吧!我答应你。这就叫名缰利锁,我算是套上缰绳戴上枷锁了!”张常明点点头自嘲。

    黄蕊蕊高兴地说:“好!好!我这就去打一份股权协议。”

    黄蕊蕊刚出门,一阵警笛声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太子问王东平:“哎,不是说那连环袭杀案已经破了吗?怎么又出来一个?”

    黑土门做的几起大案被官方称为连环袭杀案。自从米大几人离开大道庄后,确实是平静了一段时间,之后又出了两件类似案件,据报道已经告破。今天早上新闻爆出北都市又发生一件。张常明从公开报道分析,后面这三起明显不是黑土门所为。

    王东平叹口气:“唉,前两个案子是抓住人了,谁知道又出一件……哎,别装了,张常明你说说吧?”王东平看张常明坐在那儿,眼观鼻、鼻观口,口观心跟没事人儿一样,问他。

    张常明估计在西都市和蒙队长说的那些,肯定都汇报了上去,王东平知道也不奇怪。就淡淡地说:“我的看法是已经破案的那两个和刚发生的这个是模仿作案,和再早以前的连环袭杀案不是一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个人精!你怎么知道的?”王东平问。

    太子好奇地看着他俩。

    张常明还是淡淡说:“抓两个人就说破案了,糊弄老百姓呢!公开信息里说连环袭杀案都是一刀或一枪毙命,而且所杀的都是大奸大恶,或者有点儿级别的高官。后面这三个和这两点不相符,虽然在现场也留了字条,但明显是模仿作案。连环袭杀案字条里列的罪状哪一条都能单独判重刑,不像后面这三个连敲寡妇门挖绝户坟这种事儿都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扯歪了,我知道这事儿肯定和你们有关系!有什么内情?说点儿干货,有价值的!”王东平想在张常明这儿诈出点儿信息。

    “干货就是连环袭杀案与大道庄无关!你要是不死心,我可以把我们的分析结果告诉你:第一,这是一个有严密组织的系列案,有专业杀手参与。第二,这个组织很可能有海外背景,也不排除有你们执法系统的人员在里面。第三,虽然现在有一段时间不作案了,不排除以后继续作案的可能。第四,这个组织或许还有更大的政治图谋。第五,他们选择的杀害对象都是罪大恶极的人,是逃脱了法律制裁的漏网之鱼,是老百姓们认为早该处死的人。这些我不说你们也已经分析出来了,没什么新鲜的。”张常明说完低头喝茶,也不看王东平。

    “说得好像挺有道理,看来聘你当顾问是聘对人了。他说的对不对?”太子听了点点头,扭头问王东平。

    “推出这些信息都不算难,你为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什么说这个组织有海外背景,还可能渗透到我们的执法系统里面?还有,为什么说他们有政治图谋?”王东平盯着张常明问,也算是默认了太子的问题。

    张常明自从和米大夜谈之后,对黑土门的反感也不再强烈了。说黑土门渗透到执法系统里面也没根据,只是顺嘴说说,想把事情弄复杂,先让王东平他们窝里斗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都没有根据,瞎猜的。您想啊,以前没有这种案件,突然就冒出好几起这么有特点的案子,完全有理由认为是有外部势力进来呀!合理怀疑嘛!他们能掌握那么多被害人的罪证,如果说你们内部没人配合,没人提供信息,很难解释吧!合理怀疑嘛!一般凶手杀人后的心理状态肯定是要先掩盖,把罪案隐藏起来,越晚发现越好。他们偏要在闹市杀人,还留字条,恐怕不只是胆大妄为这么简单吧?或许还有其他图谋也说不定,合理怀疑嘛!”张常明说完还是低头喝茶。

    王东平平静的看了张常明一会儿,说:“这都是推论?我不信,你还有其他信息没说,你不老实!”

    张常明嘿嘿一乐,说:“你不相信就不信吧,反正我就是这么一说,推不好瞎推呗!你们的内部资料我也没见过,也不知道你们的结论。”

    “要想看我们的内部资料,就得加入我们。要不我也聘你当顾问,不用坐班儿,只要……”王东平动了用钱收买张常明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。你们的事儿太多,我忙不过来,我也不懂。”张常明赶紧推辞,涉及动刀动枪出人命的事儿,还是躲远点儿好。

    太子说:“东平,算了吧!他们也就提个建议,谋略咨询啊什么的还行,你那活儿太具体太专业,他们怕是弄不来。”

    王东平哈哈笑两声,不再纠缠这件事儿,换了话题:“我知道他们修道的人不在乎钱财这些东西。哎,人家给了你多少红包?拆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常明不在乎的说:“管它多少呢,是个意思而已,摸着像是有一千块吧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只要十块钱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