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道庄下部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四十六(第2/2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被唐不漏三言两语打发走了。他们又打上了外庄的主意,觉得既然内庄谈不拢,就从外庄下手,想要先开发外庄。殊不知整个谷地本就都是内庄所有,外庄只是名义上与内庄共有茶山,实际上是外庄在租种内庄的土地,况且外庄人与内庄人有兄弟般亲密关系,他们又在外庄碰了一鼻子灰。可能他们还不会善罢甘休,大道庄虽不怕是非争斗,反复来人却搅扰了清修。

    各自回屋休息,张常明回想这一个多月来的经历,黄继仁的死让人唏嘘,叹世事无常。闪电里的黑色缝隙,没有看到,只顾着睡觉了。吴青对大狗熊使障眼法……嗯,异人玉为什么发热呢?是在示警吗?这个有可能,它为什么不直接说话报信呢?张常明想到这儿,拿出异人玉摩挲着,在桌上敲击着,思索着。

    一个声音在脑子里回荡,是异人的声音,却比以前柔和了许多,它说:“你还不傻,你现在不能死,我回去以后你再死。你把玉戴好,不要弄坏,这是我的保护层。”

    张常明不高兴了,心里说:“哎,你讲点道德好不好,什么叫你回去我就可以死?你太自私了!太没素质了!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会和蝼蚁讲道德吗?你们和我比就好比是蝼蚁!”异人说话很直接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看不起我,为什么非要赖着我?你又有本事,找别人去呀?”张常明有点生气,拿话挤兑异人。

    异人冷笑说:“哼,你不懂!虽然我来自文明世界,到了你们这个物质世界,也得遵守这个世界的物理定律。所以要有飞行器,我那个坠毁了,只能被动等着救援。我没有感到过来自你的威胁,别人我不确定,所以只能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啊,这么回事儿呀!这个世界的定律?哪个定律……你别糊弄我……你这意思是我好欺负呗!算了,不和你计较,你说吧,我想知道你们那个文明世界是什么样儿?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去?我以后怎么和你交流?”张常明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问了一串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主动和我交流,有危险时我会提醒你。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救援能来。我们的世界……你不会明白,那是个完美的能量世界,无生无死,只有分合。”异人说完不理张常明了。

    张常明心里喊了它几声,没见异人没回应,拍着狗狗的脑袋说:“它才是蝼蚁呢!一点礼貌也没有,哪儿有你机灵。”

    一个多月没有好好休息,张常明打算修养几天再回西都市。这天,领着狗狗在茶山上活动筋骨,远远看见一辆出租车进入大道庄,在仙桥边停下,车里下来一个道士打扮的人。

    “快,去叫人!”张常明拍拍狗头说。狗狗就飞一样跑下山坡,去内庄了。

    张常明慢悠悠回到前堂,唐不漏正和一个道士谈话。见张常明来了,唐不漏说:“这位是茅山元寿宮的风波道人……马伏波……”

    张常明自报名号和风波道人互相施礼问好后,站到唐不漏身边打量他。三十出头的年纪,中等身材,青布大褂,云袜方鞋,戴巾留须,唇红齿白,眼光内蕴,法相庄严,言语有度。从外表看他仪容齐整,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,谁见了都不免升起出世之意。张常明再看看自己,一身宽松运动服,只在胸前别个道字徽章,鞋子上沾满泥,跟人家比显得自己太随意甚至有点邋遢,不自然地踮起脚往唐不漏身后挪了挪。

    “末学这次来,就是想一睹’九老仙都君印’的真容。仙印虽然是茅山宗至宝,但是也不知遗失多少年了,我听说贵庄有一枚,特来瞻仰,老修行,您看……”风波道人说明了来意。

    唐不漏没正面回应,反问:“道友是从哪儿知道我们大道庄有这枚九老仙都君印的?”

    风波道人恭敬的回答:“回您的话,是听一位前辈修行说的,他说曾经有幸一睹仙印,感受到了无穷法力。”

    张常明一听,吃了一惊,风波道人说的那个人,显然就是要夺舍害自己的人!他还活着!

    “喔……那人是什么样儿?还说什么了?”唐不漏不动声色的盘问。

    “呃,是在西都市做法事时偶遇的,是位七八十岁的老修行,被人推着……他坐轮椅。知道我是茅山宗弟子后,说九老仙都君印应该……应该回归茅山宗。奥,末学倒没有这个意思,这道门至宝在哪儿,由谁保管自有它的因缘,不是我后生晚辈该管的事儿。我只想一睹仙印,了却心愿。”风波道人最后声明自己没有夺宝的意思。

    唐不漏脸色缓和了一点,说:“这方印是我们大道庄一位前辈祖师的遗物,也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茅山遗失的那枚?看倒是可以让你看看,也不急。你说的那场法事是不是给嘉居地产做的?”

    “是,正是。”风波道人回答。

    “奥,你稍等。我去请法印。”唐不漏说着回去拿印,扭头看了一眼张常明。

    唐不漏走后,张常明给风波道人续上茶,聊起来。

    好半天唐不漏才拿着个纸盒子回来,放到桌上,看着风波道人说:“就是它,你自己上手吧!”

    风波道人先恭敬的对着纸盒子作完揖,才掀开盒盖,里面是个红布包,打开红布包,一块玉印露出来。风波道人突然停住手,扑通一下跪倒在地,行了三拜九叩大礼,头磕在地上咚咚的响。

    风波道人的做法出乎唐不漏师徒俩意外。张常明是摩挲过这方小印的,那会儿也没特殊感觉,这个道士怎么就这么大反应呢?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