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道庄下部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五十八(第1/2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张常明觉得要不是琳琳爸最近做了不少善事,积了点福报,说不定这一劫还真过不去呢。嘴里说着:“奥,古人说:住相布施生天福,不用钻龟并买卜。做了那么多善事不用掐算,但行好事莫问前程,你们一家都有寿者相,肯定会逢凶化吉的。”张常明说的云山雾罩,自己也觉得真成了张铁嘴、不漏汤了。

    梅子插一句:“唉咦,听着还真是个张铁嘴。商场如战场,得罪人也免不了,哪能数得清呢?不是说人无伤虎意,虎有害人心嘛!公平竞争就好喽,这么害人就不应该!”

    回到酒店的张常明见田大雨在窗前做深呼吸,问:“田师叔,会开完了?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“再有一个来小时吧!有车送,以为你不回去了呢,玩儿的挺高兴?”田大雨回身说。

    张常明把琳琳家的事说了一遍,田大雨“呵呵”冷笑两声,说:“叫你离她家远点,不听劝,惹上事儿了吧!你破了他们的局,他们就有可能找上你,招揽这些世俗事儿不是惹火上身嘛。”

    “喔,那怎么办?已经这样了,接招就是了。那个世界宗教恳谈会怎么样了?”张常明转换话题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谈的!定了,主题是:友爱、慈善、和平、互助。”田大雨显然是不满意。

    “友爱?啥?”张常明就是一问,想岔开话题,没认真听。

    田大雨说:“咱们当然是想用’仁爱’啦,西方背景的那几个教派要用’慈爱’,所以定了个’友爱’……明年举行恳谈会第一次代表会……哎,你是大道庄的大弟子,你来做副会长好了,明年你去参加……”

    田大雨话没说完,张常明喊:“打住!我何德何能,我……我不是大弟子,我还有个师兄呢!花儿!你应该让花儿去。再说了,你不想去,辞了副会长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嗨,辞了好几次了。人家道协说,为了保持各派的平衡,咱们就代表散修!唉!”田大雨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张常明咧嘴笑了:“散修?咱们能代表散修吗?”

    “哼,跟我说有用吗?你去道协跟他们讲道理他们去!”田大雨无可奈何的说。

    张常明回到家里,寇娜娜不在,说好的在家迎接,怎么不在呢?工作也太忙了。

    洗完澡,收拾完乱糟糟的屋子,又查看了一下镇宅符,没异常才放心地倚靠在沙发上打盹。

    几下轻微的开门声,寇娜娜火急火燎的进来,扑上来抱住张常明就啃。

    “你又加班了?累不累?”气喘吁吁的张常明问。

    寇娜娜也张嘴倒着气儿说:“啊,加了,奥,没加。去医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病了?你没事儿吧?”张常明关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一说我就来气……我换工作了,调去市里保护妇女儿童委员会了。今天刚去报道……接到个案子,贱男人祸害媳妇,把媳妇弄了个大出血。就该定他个婚内强奸罪,吃牢饭去!”寇娜娜气愤的说。

    张常明愣了愣,没想到寇娜娜调工作这么快,太子办事效率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还是挺高的。

    寇娜娜还在发泄不满:“发什么楞?你们男人太不是东西了!把自己媳妇都不当人……”

    张常明迟疑着说:“你是说家暴吧?真有那个罪名吗?那……我不是也被你强迫了……”

    寇娜娜猛地右手搂住张常明的脖子,左手拂过脸颊,手指轻轻拨弄着他的耳垂,眼里满含柔情,嘴里却咬着牙,从牙缝里挤出话来:“哎,明明子道爷,小女子哪有本事强迫你呀,我强迫你了吗?你好好想想!”

    张常明想也不想,立即改口:“没有,没有强迫。我是自愿献身,自甘堕落……不对,我重新说,是我自己道心不坚,被你的美色迷惑了……娜姐你这么漂亮,神仙也把持不住啊!哎,你该上班去了吧?晚上想吃什么?我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“哼,晚上回来再收拾你!”寇娜娜气呼呼地走了。

    半夜,正在熟睡的张常明有种异样的感觉,睁开眼,屋里开着灯,刺眼的亮。见寇娜娜一手拿着自己的衣服,一手攥着异人玉,正斜眼冷冷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啊,娜姐,不睡了……”张常明含糊不清的说。

    寇娜娜冷冷地说:“这破玉谁系上的?衣服哪儿来的?别说是你买的,你没这眼光!”

    “奥,是这么回事儿……”张常明感觉要大难临头,怎么把琳琳买的衣服穿回来了,为什么没早扔掉呢!

    “编!你可好好编啊!”寇娜娜瞪着眼呲着牙说。

    张常明坐直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