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道庄下部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六十一(第1/2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车外的街景没什么可看的,除了文字不认识,人脸看不习惯,稍微别扭点儿外,其他与国内大都市也差不多,都是一样的高楼大厦。

    果然不到半小时,就到了一幢三层楼前停住。三重琉璃重檐,一个不算大的门口,两边贴着对联,上联是“功参天地育万物”,下联写“德配坎离汇百川”。估计是门前路窄,所以没有石狮子,只在门上贴了门神,两扇门上都有夸张的衔环兽首。檐下的牌匾是三个烫金大字“长春观”,低下有一溜弯弯曲曲像小蝌蚪一样的线条,估计是泰文了。

    门口一位身穿黄色道袍,狮鼻豹眼,瘦脸长须,看不出年龄的老道长。见张常明三人下了车,道长冲当中穿紫袍的田大雨深深一揖,说:“福生无量天尊!长春观主曹长生见过各位道兄……”

    田大雨三人也赶紧作揖还礼,口称“慈悲”。赵绍祖把吴青、田大雨、张常明一一做了介绍。曹长生号长生道人,是这儿的观主。后面站着一位穿便装稍年轻的女人是行政主管。

    进到长春观里,张常明发现正堂宽阔明亮,正对门口供奉的不是三清而是妈祖。也难怪,大道庄就不供三清,供了个“道”字,人家供个妈祖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张常明三人对妈祖又一番跪拜后,曹观主才对长春观做了简单介绍。一楼挂满经幢,是供普通信众参拜敬香的;二楼分两部分,一部分是诊室,给信众诊病,和大道庄一样也是不收费的,病人大多是痊愈后来还愿时才供奉财物;二楼另一半用来接待打挂问卜的人,在这儿问卜是要当场收取费用的。三楼是道士学徒们日常起居的地方。观里有一位观主,负责长春观的运营;一位行政主管,负责日常事务;一位业务主管,负责斋醮科仪和道士学徒们的道学修炼。现在长春观里有道士十一人,学徒四人,就包括赵绍祖。另外还有行政主管等两名外聘文员和两名杂役。

    张常明听了介绍,心想这不就是个现代企业吗?用管理企业的方式经营道观,真是开眼界呀!

    曹观主领着三人参观完道观,到二楼的小接待室里谈话。无非是各自情况的介绍,各自对道法的认识和深层交流,张常明腻烦了这些俗套,借故出来自己转悠。刚出接待室的张常明被赵绍祖看见,把他拉进一间诊室。

    诊室分内外两间,外间有几个人候诊,进到里间,一个四十岁左右穿青色道袍的道士正在给一个女病人诊脉。赵绍祖拉张常明站在道士身后看着,道士诊完脉乌拉乌拉的和女病人交谈几句,开了药后还有礼貌的把人送出去,又请进来一位病人继续问话诊脉。

    连看了三个人的诊病情况,张常明也不好意思打断道士诊病,点头示意后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到一楼转了转,也许是时间有点晚了,所以敬香的人并不多,两个杂役正在做清洁。正要出去逛逛的张常明被赵绍祖追上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,您去哪儿?我陪您转转吧!”赵绍祖一会儿张师叔,一会儿小师叔的乱叫。

    “我就随便看看,你回去学习吧,别耽误你的功课。”张常明说。

    赵绍祖不好意思的笑笑:“不急,师父们都忙,没时间教我,我平时就在边上看着,也挺无聊的。呃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……小师叔,你看她们都是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我的医术也不好,就只学了点推拿按摩的技术,要是花儿在这儿,肯定能教你。我猜她们一个是上热下寒,一个是风湿病,第三个可能是神经衰弱吧?”张常明说是猜的,其实早对周围人感应了一遍,情况都掌握了。

    赵绍祖听了,吃惊的说:“对呀!刚才我看了医案,就是这几个病!您一没问二没把脉,怎么判断的呀?”

    张常明有点后悔嘴太快,没想到这小子会刨根问底,只能应付着说:“啊……嗯……是望诊,望闻问切嘛……呃,第一个是上焦热,下焦寒……主要是见她上衣薄透,下身衣服稍厚,是畏寒怕冷的表现,她还有口疮,咳痰,这就明显了;第二位的风湿病就好判断喽,骨节都变形了;第三位……脸色和眼部明显是睡眠不足……她还扶着头进来,不是头疼就是头重如裹,所以很可能是神经衰弱啦。哎,为什么这儿老年病人多呀?”好不容易搪塞过去,赶紧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赵绍祖解释:“来这儿的大部分都是穷苦人,去正规医院费用太高,所以到这儿来看病。还有就是医院看不好的,也到这儿来试试。咱们别走远了,一会儿观主还要招待你们,别的时间再逛吧?”

    两人边走边说话,已经走到了门外,还是有点热,街上人也不多。说着话,一个瘦小枯干的女人捂着脸从门里出来,不小心撞到了赵绍祖。

    赵绍祖扶住要摔倒的女人,两人互相合什鞠躬。看着走开的女人,赵绍祖问:“小师叔,她是什么病呀?”

    “哼,她没病,是中邪了!”张常明刚说完就后悔了,自己嘴太快了。

    果然,没走多远的女人猛回身,冲着张常明就跪拜,用含混的汉语说:“请神仙救我……救命…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