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道庄下部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六十九(第1/2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通到外面楼顶的天窗小门没锁,只用一根铁丝在门把手上缠了几圈儿。不费力的打开门来到楼顶,风有些大,把楼顶刮的很干净,什么杂物也没有。楼边沿儿上的几块砖头却引起了张常明的注意,三层砖头一组,一共八组,组成个八卦阵,正好把整个单元都圈了进去。

    想起南都市坡头村玉枢子房前的阵法,心里琢磨:“这肯定是玉枢子的徒弟来寻仇了,自己不在家就摆了这个害人的阵法。先不管是梁力还是继世弄的,这个阵看上去好像不算太厉害,因为家里有那么多镇宅符,所以没害到自己和娜姐,倒是连累了上下楼层的邻居……哎,他们是怎么定位楼层的呢?这么害人不怕报应吗?还有一点点修道人的慈悲吗?受害的人也太多了!”

    张常明越琢磨气越大,抬脚要把砖全部跺碎,突然又冷静下来,想着这么简单就被识破了吗?再仔细感应,异常感觉怎么没了?奇怪的张常明在楼顶来回踱着步思考,再对周围进行探查,发现大楼的气场一点点的,渐渐的被引向小区围墙外街角的小花园里,在那里汇集成一个漩涡,被什么东西慢慢吞噬了。

    张常明心里大惊,这哪里还是风水局?简直就是个妖魔在吸食人的生气!静下心细细推演,楼顶的阵法显然是要禁锢住楼内的生气,不能外泄,让街角花园里的东西慢慢吸食。

    “好险啊!幸亏发现的及时。可恶!居然找上门来害人,不让你们受受教训,以后自己和娜姐就永无宁日了。”怒火升腾,张常明再也忍不住,起脚把砖块踩的粉碎。八堆碎砖里各捡出一个木片,东南西北四正捡出的木片上面画满符文,四隅上的都画了人偶。张常明“咔咔”撕碎,双手揉搓成木粉,抛散在空中。觉得还不解气,又朝空中“呸呸”吐了两口痰。

    带着一身怒气的张常明快速下楼,奔向街角小花园,路上碰到的人都纷纷避让。

    已经中午了,小花园里连个人影都没有,可能人们都回家吃饭了。按照记忆里的方位靠近那个漩涡的位置,花、草、树、石,一切看起来都那么正常,可是越正常心里感觉越紧张,不知有什么鬼祟在那儿!

    张常明不敢大意,强忍着心里的恼怒,慢慢在小花园里探查。由外到内围着小花园转了几圈,除了一块草地能量波动有些大外,别处没发现异常。怀着戒备走到草地中间,一块半米见方的草皮明显有被动过的的痕迹。捡起一根树枝,在草皮上戳了几下,没有动静,把树枝伸进草皮下猛地掀起。

    一道刺眼的亮光闪过,张常明本能的偏过头闭眼后退,再睁眼看,不由得身体一阵颤抖。自己正站在一个山头上,四周都是壁立千尺的悬崖峭壁,稍微挪动就会掉下去。强劲的山风裹挟着沙砾从四面八方吹打到身上,感觉手臂和脸上裸露的皮肤像是在被砂纸打磨一样生疼。

    张常明镇静一下,判断眼前的景象跟在坡头村玉枢子的破别墅前一样,肯定是陷入了幻境!明白了,这是个精心设计的陷阱,楼顶的八卦阵根本就是个幌子,真正意图是要把自己引到这儿来,用幻境慢慢消磨意志,直到自己心神耗尽,永远回不了现实世界!心里的愤恨更大了,怒火冲出头顶,就在不顾悬崖峭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壁向前跨出一步时,空间极速旋转,刹那间赤红的岩浆就包围了自己,似乎脚下踩的石块随时都会熔化。烈焰腾腾,浑身上下烤得刀割般疼痛,鼻子里好像闻到了自己皮肉被烤熟发出的香气。

    刚开始,自己万分小心就示现出悬崖峭壁,让人身处如临深渊的绝境。怒火冲天而起时,又让自己身处烈焰岩浆中,经受火的炙烤。

    张常明轻蔑的“哼哼”冷笑一声,一转念,心气立即平和下来。“冰寒千古,万物尤静……”刚念颂了句静心咒,四周物像又变,刹那间冰天雪地,寒风刺骨,双脚被冻在地上不能动弹,眼见着从脚到小腿冻成了冰。心里刀扎火燎般难以承受,张常明禁不住闷哼一声,不再动心思,挥舞手里的树枝在虚空中抽打,却不见丝毫效果,冰晶还在迅速往大腿蔓延。

    “……视之不见,听之不闻……役使雷霆,鬼妖丧胆,精怪亡形…… 金光速现,覆护吾身……”掐诀念颂完一遍金光咒,周围空间微微波动,所有的奇幻都消失了,但还是处于灰暗混沌中,偶尔还有鬼影从身边飘过。

    张常明心里有些震惊,变换了几次咒语居然还没有脱离幻境,这次碰到了高手。

    “都是些什么破烂玩意儿!这就被困住啦?”一个念头在心里闪过。

    “谁?你是谁?为什么总跟着我?”张常明觉得这大拉拉的口气,听上去跟在给泰国王子驱邪时出现过一次的那个人相似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?我是你老祖儿!你这么点儿能耐就给长春谷丢脸吧!哼,你收敛心神,好好和那些鬼魂商量商量,这也能难住!”那个人对张常明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张常明倒是放心了,早就怀疑他先是被异人囚禁,后来又附在自己身体里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