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道庄下部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八十五(第1/2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张馆主和泰拳手都是久经战阵的老手,互相试探了很久才真正开打。

    张馆主有意避开泰拳手的肘膝,击打目标是他的胸背,泰拳手在抗击打上也下过功夫,挨了张馆主几下居然也没多大反应。激烈对攻中,“砰”一声响,泰拳手的一个膝顶碰上张馆主下砸的右拳,两人都后退几步,张馆主抖搂几下疼痛的右手,泰拳手也警惕地盯着张馆主,左手不住的揉屁股,左腿微微颤抖,显然是大腿根部受创更大。张馆主趁势加紧攻击,脚脚不离对手左胯,拳拳攻击他的肘弯腋下。疾风骤雨的一阵击打后,泰拳手拖着左腿,双手抱头只能绕圈躲避,最后终于倒地不起,匍匐在地上,费力得拍几下拳台,认输了。

    两场全败,史密斯一方起了争执,一阵咦咦啊啊的吵闹后,黑人拳手甩掉上衣,走向拳台。

    詹妮给张常明翻译:“他们的赌局是三场两胜定输赢,现在输赢已定,有想终止比赛的,有的说你那场不算数,黄毛白人有故意输拳的嫌疑……有想继续看比赛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常明对这些都不在意,见黑人拳手登台,再看金小刚,他神情轻松,身形松散,也不换衣服,就那么不紧不慢的一步步走向拳台。好像不是去打架,而是去剧场表演,而且是看别人的演出一样,一副闲庭信步与己无关的样子。

    黑人拳手疑惑地看着金小刚上台,又看了张常明两眼,显然是黄毛白人和他说了什么,有点什么顾忌。

    金小刚静静站在拳台上,黑人拳手上下左右仔细打量着,先是围着转圈,然后突然左勾拳打来,金小刚身体一晃,就到了他身后。武馆人这边看的清楚,就是个简单的单换掌动作。黑人拳手早有防备,金小刚从眼前一消失,立即向前极速踏步,不管金小刚在身后有什么动作,先逃出去两步再说。金小刚躲过攻击,转到黑人拳手背后也没捞到好处,脸上轻笑,似乎对这个黑人拳手有点赞赏。

    黑人拳手再次直拳攻击,金小刚故技重施,又转到他身后,黑人拳手居然向前扑出,右腿高高撩起,用了一招蝎子摆尾,金小刚似乎早已经料到这招,左肘迎上,结结实实顶在黑人拳手的右小腿肚子上。“咚”的一声,黑人拳手的右腿软塌塌地砸在拳台上,他动作也快,扑倒后没停,拖着伤腿又极速向右前方滚去。黑人拳手不顾形象,就地打滚的样子逗乐了金小刚,也不追打,站在那儿看着他笑。黑人拳手勉强站起来,右腿已经直不起来,歪斜着身子,眼神有点怯怯的看金小刚, 如果不是台下一阵紧过一阵的叫喊催促,估计他要认输了。

    黑人拳手稍恢复了些,在叫骂声中喉咙一动,咽下口口水,似乎下了决心,“啊”地大叫一声,两拳平举低下头直愣愣冲金小刚冲过来。这卯足劲的双峰贯耳似乎又含着罗汉撞钟的架势,看来是黑人拳手最后一击了,金小刚不躲不闪,正面接住黑人拳手的进攻,两手分别抓住他的两个小臂刚要用力扭动外翻,黑人拳手突然两臂一松,蜷曲着黑发的大脑袋猛地撞过来。黑人拳手的动作是拼命的打法,想通过牺牲两臂换来头部的一击,金小刚固然可以废掉他的双臂,但胸腹会收到巨大撞击,两败俱伤的结果当然不在金小刚的计划内。金小刚无奈,不会像他似的打滚躲过去,只能被逼的连连后退,卸去黑人拳手的巨大冲力。黑人拳手见计划落空,又快速变招,两臂突然挣脱金小刚的抓握,抱住金小刚的腰就要施展抱摔,无奈金小刚身材高大,黑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人拳手右腿又有伤,试了几次,费了好大劲才把金小刚抱起,金小刚却就势两手掐按他的双肩,整个人脱出了他的怀抱,并腾空飞起,在空中张开双臂,右脚在黑人拳手后颈的大椎穴轻轻一点,然后像个大鸟样漂亮的滑翔、落地,黑人拳手却软绵绵如泥一样瘫在台上。

    黑人拳手最后一击变化太快,台下人们还没看清,台上已经分出胜负。欢呼、咒骂声里,张常明恍然,刚才金小刚空中的动作,不就是大道八势中的翔飞势吗?大道八势果然可以用在技击中!

    三战三胜,武馆的人欢呼雀跃,史密斯一众人垂头叹气离开。张馆主也擦了不少药水,带领大家吃夜宵。金小刚被人们一阵吹捧,说他是“一代宗师”、“当代武神”。詹妮跟在金小刚后面直喊“武神爷爷”,非要学最后像鸟一样飞起的那一招。张常明也收获了一个“小武神”的名号。

    张常明少有的睡了个懒觉,虽然擦了药水,身上还是有几处酸痛。

    “没出息样儿!又没正经挨上,还起不来床了。”金小刚笑话张常明。

    “我又没你那能飞又扛打的本事。被打实着了,还能见着今天的日头?金师叔,像昨晚的事儿,多吗?”张常明问。

    “正常比武切磋,平常一年应该会有一两次吧……以后几年也不会有了。因为昨晚三人重伤……这样的事传出去,会把武馆的名誉提升不少,一般想搏出名的人不会来这儿了。也说不准,没准儿有真正的高人来挑战,也说不准。”金小刚说。

    太子来了讯息,说是搞到明天的两张参会邀请卡,要金小刚和张常明做好准备,明天一早就得赶到凡基地,凌晨三点后来和他们会合。

    在武馆休息了一天,知道张常明身上有几处淤青,詹妮也没来烦他。张常明又和异人进行了一次长谈,只是对异人说的东西难以理解,被异人“蝼蚁”,“弱智”,“傻瓜”的一通贬低。

    晚饭后,张馆主开来一辆汽车,交给金小刚,金小刚用疑问的眼神看张馆主。

 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